7月31日,金牛區政府發佈《關於實施蓉北市場和火車北站市場關閉調遷的公告》,位於荷花池—火車北站商圈的傳統老舊市場——蓉北市場和火車北站市場啟動實施關閉調遷。
  蓉北市場、火車北站市場作為始建於上世紀80年代的區屬國有市場,歷經30餘年的發展,曾經為區域經濟發展起到了良好的推動作用,但隨著城市化的快速推進,老市場已逐漸呈現出經營業態低端、交易方式落後、建築形態陳舊、消防安全隱患突出等問題,老市場與現代商貿發展和現代城市建設不再適應。
  按照成都市商品市場佈局規劃和“北改”片區產業佈局規劃,蓉北、火車北站市場關閉後,該區域將不再新建批發市場。此次兩大市場關閉調遷工作也得到了廣大商家的理解與支持,簽約工作啟動以來,市場商家積極踴躍簽約,同時,經過多次考察,兩大市場商家決定抱團簽約入駐成都國際商貿城。
  據瞭解,截至11月5日,蓉北市場的簽約率已達95%,火車北站市場的簽約率已達98.5%。
  搶抓“北改”機遇
  兩大市場關閉簽約順利推進
  2013年是奮力推進“北改”戰略攻堅年,為充分利用這一戰略機遇期加快傳統商品市場的調遷改造,今年上半年,金牛區通過前期的市場調查和研究,決定啟動蓉北市場、火車北站市場的關閉調遷工作,並於7月31日正式發佈關閉調遷公告。為保證商家合法利益不受損害和鼓勵商家自願整體調遷至成都國際商貿城,金牛區以合法合情合理為原則,在廣泛征求商家意見的基礎上,制定了關閉調遷優惠政策,同時對經營困難商家按相關要求出台特困幫扶政策。區商務局將關閉調遷政策印刷成小冊子,組織市場方發放到每一戶商家,做到家喻戶曉,宣傳到位。正是因為關閉調遷政策順應了廣大商家意願,在短短的15天時間內,兩個市場商家簽約工作得以順利推進,簽約進度和簽約率都高於預期。
  商家喜逢新機遇
  搶占西部批發市場新高地
  1992年,陳國松從老家來到蓉北市場,做起了拖鞋批發生意。經過20年的發展,現在他已經代理了國內8個知名拖鞋品牌,年經營額超過2000萬元。今年3月份,陳國松自己就花錢在成都國際商貿城租下了一個100平方米的商鋪,而這次調遷,他又通過安置政策租下了四個標準商位。“這邊老市場設施落後,空間狹小,交通擁堵,上下貨很不方便,隨著每年業務的擴大,老市場的商鋪早就不夠用了,檔次也不高。成都‘北改’一開始,我就一直關註老市場的命運。‘北改’是城市發展的必然,也是產業發展的必然,市場外移,提檔升級,對我們商家的長久發展是非常有利的,我們要支持。”陳國松說。
  和陳國松一樣,蔣波也是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在蓉北市場做生意,這次調遷他也簽下了4個標準商位。“我去成都國際商貿城考察過很多次,我看好這裡。”蔣波一直堅信成都國際商貿城就是未來西部地區的批發新高地。
  將青春留在北站
  把未來放到商貿城
  “我十五歲就在北站市場做生意了,到現在已經整整28年。”經營針織童裝的楊光明說:“我十五歲就從老家三台跟著父親來北站市場做生意。剛開始幫父親打雜跑腿,慢慢的自己學到一些經驗後就開始獨立去談生意。沒想到這生意一做就是28年,所有的青春都留在了這個市場。從情感上講,很捨不得,但從現實來看,換個地方做批發勢在必行。”這次調遷,楊光明在成都國際商貿城簽下一個9.3平方米標準商位,他說:“很感謝金牛區政府對我們的支持,讓我在原攤位面積不足的情況下也能在這個國際化、現代化的大市場里簽到一個標準商位, 成都國際商貿城的硬件很好,電子商務發展得也不錯,我有信心在這裡把生意做大。”
  抱團簽約
  到成都國際商貿城再做鄰居
  袁世芬和她的鄰居們是北站市場最老的一批經營者,做了多年的童裝。她還清楚地記得北站市場剛剛興起時,從地攤擺貨到大棚經營,再到後來多次的改建、擴建。多少年,她和鄰居們一起攜手度過。“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這些年鄰居們不管在生意上還是生活上都給過我很多關心與幫助,真希望能和他們繼續做鄰居。”在袁世芬心中,她不僅希望自己生意紅火,更希望和她一起做生意的老鄰居們生意也紅火。她每天下午都會把自己瞭解到的調遷安置信息編輯成短信發送給她的鄰居們,將自己瞭解到的政策也及時和鄰居們分享。“簽約第一天早上5點我就和鄰居們一起來了,我很高興大家現在能一起結伴過去,以後到了成都國際商貿城大家還是繼續做鄰居。”袁世芬說。張渝 文/圖
  (原標題:蓉北市場、火車北站市場關閉調遷順利推進)
創作者介紹

1398

lx48lxqtd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