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凡
  聽說張春賢書記要下鄉住村,這可讓我這個跟隨書記採訪的記者著實高興了一把。作為一名“下鄉積極分子”,去年8月,我也隨同張春賢書記採訪在喀什地區葉城縣江格勒斯鄉的住鄉調研,還和那裡的村民們一起下田割玉米。那一次的住鄉經歷讓我終生難忘。
  23日早晨,我們一到喀什就直接坐上中巴車,直奔260公里以外的目的地——莎車縣喀群鄉且克霍伊拉村。
  三個多小時後,我們抵達了村裡。村委會是上海援建的一棟兩層小樓,我們的宿舍就是村委會辦公室。房子不大,大約不到10平方米,但乾凈整潔。入住下來,我才瞭解到,村裡還沒有通自來水,更沒有洗漱間,大家只能自己打水,然後站在院子里洗臉漱口。宿舍里沒有衛生間,我們只能去距離宿舍幾百米開外的一個簡易旱廁。這裡的晝夜溫差很大,夜裡十分寒冷,哪怕是蓋了兩床被子,都讓人凍得無法入睡。
  說實話,剛住下時,這些生活上的不方便,還真讓我這個從小在城市裡長大的“80後”姑娘,稍稍皺了一下眉頭。不過轉念一想,人家住村幹部能行,我怎麼就不行?張春賢書記也和我們一樣,一點都沒搞特殊化。張書記說:“這次我們都是住村工作組的一員,工作、生活都要和其他組員一樣,絕不能搞特殊化。只有這樣,才能親身體會、深入調研,瞭解到實際情況。”
  剛剛安頓下來,張春賢書記就開始工作了。對於張書記馬不停蹄的工作作風,我們是早有準備的。平時他幾乎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一兩點。如果是下鄉考察那就更加辛苦,白天一整天的考察調研,晚上還要召開座談會一直到凌晨。這次當然也不例外。剛一到村上,就與喀群鄉14個住村工作組的組長進行了座談,晚上走訪了幾戶村民,回到宿舍後,又在宿舍里與鄉裡的幾個幹部進行了座談。結束座談時已經是第二天凌晨零點多了,可是張書記還沒有休息,又和隨行的同志一起,在村委會院子里一邊散步一邊談工作,一直到凌晨一點半。
  第二天一大早,當看到村裡的鄉親們正在給核桃樹施“萌芽肥”,張春賢書記也下到田裡,和村民們一起扛肥料、施肥。有村民擔心肥料袋太重,勸書記扛一個小袋就行了。張書記笑著說:“我可是乾過農活的,扛50公斤沒問題!”說著,張書記先後扛起了三袋50公斤的肥料,把肥料運到田裡,周圍的老鄉們都豎起了大拇指。
  一邊施肥,張春賢書記一邊說:“等這個核桃成熟了,我一定要來嘗嘗。”老鄉們說:“一言為定!等核桃下來的時候,我們裝上兩口袋核桃等著您!”
  趁著勞作休息的時間,張春賢書記和村民們一起坐在田頭。有村民怕田裡的泥土弄髒了張書記的衣褲,拿了個化肥袋來讓張書記墊一下,張書記笑著說:“謝謝,不用了,我在農村的時候都是這樣坐在田裡的。”
  不一會兒,從周圍聚攏來的村民越來越多,大家也都沒有拘束,站的站、坐的坐,說到高興的事就哈哈大笑,聽到暖心窩的話就熱烈鼓掌,好不熱鬧!不知什麼時候,村民克其汗·阿拜杜拉從家裡端來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拉條子,一定要讓張書記嘗嘗。在春天的田地里,這樣的溫暖、這樣的笑聲、這樣的親情……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這些天里,張春賢書記一戶接著一戶地走訪農家。看到哪戶院子開著門、家裡有人,他就會敲敲門,和主人打個招呼。鄉親們看到以前在電視上見過的張書記今天竟然來到了自己家,大家的熱情擋也擋不住,都要拉著張書記來自己家裡坐坐。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塔哈塔克瑞克村有一個農戶,雖然家裡不富裕,沒有什麼可以拿出來招待客人的,但是女主人還是從廚房裡找到幾個生雞蛋,一定要塞到張書記手裡……
  這些年,大部分村民都住上了安居富民房,聊天的時候,鄉親們說話的底氣都不一樣了。張書記說,“過去在我老家,鄉親們攢了一輩子錢,就是為了蓋房子,沒有房子可是娶不到媳婦兒的呦!”聽到這,鄉親們笑著接話說:“是啊,我們有這麼好的房子,才不怕娶不到媳婦兒呢,外面的姑娘都爭著搶著要嫁到我們這呢!”
  張春賢書記常說,訪民情,就是要訪清楚老百姓還有什麼困難和需求,這次我們也收集到了很多鄉親們的所需、所盼。張書記對鄉民們說,“現在我們新疆就好比一個大家庭,家裡的錢是有限的,但是要解決的問題還比較多。所以,我們就要想辦法讓口袋里的錢多起來,再把大家的問題集中起來一塊兒解決。”老鄉們聽了書記這麼說,都連連點頭,覺得很有道理。其實,鄉親們是最通情達理的,有什麼事,只要把道理講清楚,大家都很容易溝通,對黨和政府也是非常理解和支持的。
  幹了一上午農活,再走訪了幾戶農家,臨近中午,大家還真都餓了。回到宿舍食堂,一口直徑一米多的大鐵鍋里,香噴噴的抓飯十分誘人。每人盛上一碗抓飯,配上一些榨菜,再來上幾塊包穀饢,一個字:香!
  住村的飯菜品種都非常家常:土豆絲、土茄子、韭菜炒雞蛋,早餐小菜是腌黃瓜……別看飯菜簡單,可是大家都吃得很帶勁,我也把自己的“減肥計劃”拋在腦後了。
  咱們可不是“白吃白住”哦,包括書記在內,這次我們每人都交了100元的伙食費。張春賢書記一再強調,我們住村是為了更好地瞭解民情,為人民服務,千萬不能給老百姓添負擔。
  25日早上8點鐘起床,我隱約聽到宿舍外有些喧鬧。出門在院子里洗漱時才發現,原來是村民們聽說張春賢書記今天就要離開村裡了,天還沒亮就趕到村委會來為張書記送行。
  鄉親們有的提著一籃子雞蛋,有的端著一盤沙棗,有的抱著一口袋核桃,甚至還有老鄉抱著一隻大公雞。可愛的村民們用最淳樸的方式表達著他們真摯的情感。張春賢走到大家中間,與每一個村民握手告別:“謝謝鄉親們,謝謝大家!大家的心意我領了,但是這些東西我不能收。我只拿上一個核桃,代表我收下大家的心意。謝謝鄉親們!”
  送行的人中,有幾位是這幾天張春賢書記走訪過的村民。張書記的記性特好,只要是見過一面的村民,他都能叫出名字來。看到相識的村民,他都會多聊幾句,大家像老朋友一樣,雖然有離別的不舍,但更期待著在不久的將來再次相聚。
  溫暖的春意瀰漫著。返回喀什市的路上,道路兩旁的巴旦木樹上,那粉紅色的小花已經悄悄開了……
  ?
  (編輯:王建隆)  (原標題:隨張春賢書記住村記)
創作者介紹

1398

lx48lxqtd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